首页> 热点新闻>正文

你听的有声小说,可能来自这群看不见的女孩

2020/12/3 19:23:1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出品。

据相关数据显示,我国目前视障者有1700多万,是世界上盲人最多的国家。但是视障者择业单一,就业率偏低,按摩推拿仍为其主要职业选择。

互联网的发展和科技产品的广泛应用,某种程度上缩小了视障者和普通人之间的距离。作为数字阅读的延伸,近几年有声读物越来越受读者喜欢,但是在声音背后,可能隐藏着看不见,且不被看见的视障者群体。

视障者从业的另一种可能

26岁的寅青,手机上装着特定的读屏软件,一旦接收到消息,机械人声会以飞快的语速念给她听,包括一些表情。

早上7点钟起床洗漱完毕、吃完早饭,网约车司机的电话刚好打进来。“你好,我的视力不太好,能麻烦你开到小区里面来吗?”对方回复“没问题”,马上到。到目前为止,寅青从未像其他视障小伙伴那样,碰到被司机拒载的情况。

15分钟后,寅青来到离家3公里外的公司办公室——一间有4张桌子的房间。一会儿过后,她的助理王江和另外一位同事赶到,开始他们一天的工作——用声音造梦。

公司是寅青的创业项目,成立一年多来,主营各类音频开发、制作和销售,互联网上的一部分有声读物,其实是靠像寅青一样的视障者们制作出来的。她的团队现在有20人左右,视障者为主要成员,健全员工占25%,团队员工比例的设置是出于“推动残健融合、带动残障就业”的考虑。

团队成员在工作团队成员在工作

在线上与客户接洽时,寅青很多时候不会告诉对方他们是一个视障团队。当然,她不介意告诉客户的真实身份,但有时,一旦客户在合作之前知道他们的特殊身份,明明可以合作的项目却会失之交臂;而当客户在拿到产品后发现视障团队所做的有声读物与其它公司的品质一样时,往往意味着合作继续。

一般,寅青与合作方谈妥之后,先将有声读物的试音发给版权方,如果团队全职主播的试音没通过,她会将需求发到两个兼职主播群里,每个群大概500人。收到兼职群里的试音,她会将筛选好的试音给到甲方,由甲方确定最后的试音版本。因为兼职群人数庞大,也并不是每一个兼职主播都有过合作,所以也会碰到试音通过找不到人的情况,或者后期录音时拖延等状况。

录音完毕后,有声读物还需经过审听环节录音完毕后,有声读物还需经过审听环节

主播确定之后,寅青会临时成立一个小组:助理王江负责后期制作的对接工作;主播做有声书的录音;审听人员负责审核录音,检查是否有错别字,修改完之后给到后期;后期负责添加音乐音效、搭配场景的工作;最后,有声读物上线。

团队前不久与一家出版社合作了一本有关上海历史人文的书,因为这本书是出版社和上海市委宣传部合作的项目,要在“进博会”上播放音频,这令寅青印象深刻。

这部有声书制作周期很短,一个星期就需要上线,主播又是第一次合作,那一周团队所有人员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因为这次的音频要在进博会上播放,后期审核需要更加严谨,甲方基本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抠细节,团队来回地修改,寅青自己则熬了两个通宵,审听一遍,再审一遍。

好在项目结算的时候,甲方给了比报价较高的款项,也算不负整个团队的辛劳。

做有声读物录制的时候,主播需要戴两个耳机,一个耳机是听读屏软件阅读的文字,一边用自己的情感将耳机里快速阅读的语句读出来。仅仅是训练这一项工作内容,就得花费许久时间。一般网络小说的篇幅非常长,翻译成盲文的成本太大,只能借助读屏软件。

“很多人以为听那样飞速的语音是我们的特殊功能,其实是练出来的。”寅青说,如果用正常的语速读一本书,他们没法在别人看完一本书的时间里,听完一本书。

“我觉得你们的听力还是比我们敏锐。”助理王江说。他记得有一次,寅青指出一段音频有杂音,叫同事做降噪处理,可他戴着耳机听了半天,什么杂音也没听出来。

寅青借助手机读屏功能,和人沟通寅青借助手机读屏功能,和人沟通

“没有什么是她做不了的。”助理王江说道。自从王江加入团队之后,周末常与同事们一起去逛街、吃饭、K歌,“视障群体除了眼睛看不见,其他和健全人都是一样的”。寅青常加班到很晚,她努力又认真的工作态度,以及创业的抗压能力,也加深了王江对残障群体的认识。

可寅青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努力的人,她觉得她所有的一切都源于“运气好”。

除了看不见,我们都一样 

“先天失明,我没什么痛苦。”寅青轻描淡写地说道。1994出生的她早已习惯眼前的黑暗,从不忌讳别人说“看”之类的词,自己也常把“看”当作口头禅。

她是早产儿,生下来只有2斤8两重,在暖箱中因吸氧过量导致视网膜病变,最终失明。半岁的时候,妈妈发现她怕光,不肯睁眼睛,当医生告知她的眼睛没有治愈的可能性时,妈妈整个人都崩溃了。

小时候,寅青在盲童学校就读小时候,寅青在盲童学校就读

早年妈妈抱寅青出门,有村里人说“长得白白净净的,真可惜呀”。还有人在背后议论,“前世作孽,生了这么个女儿”。“抱出去多难看!”外婆为了这事和妈妈吵架,还叫她偷偷把寅青扔掉,“这样的孩子养大了有什么用?”

盲童学校,寅青在表演节目盲童学校,寅青在表演节目

小时候,寅青妈妈在杭州经营服装店,在杭州过暑假时,5岁的她不明白这里的小孩为什么不像她盲校的同学那样跟她玩。“你看,她的眼睛跟我们不一样。”有个小孩说。“她是个瞎子!”另外一个孩子补充。

寅青哭着跑回妈妈的店里,问妈妈为什么她跟别人不一样。妈妈告诉她:“你除了眼睛跟他们不一样,其他方面和他们一样。眼睛不好,不是你的问题。”

那天以后,妈妈给那些小孩买了很多零食,招呼他们和寅青一起玩。

后来,寅青妈妈从杭州返回上海工作,每个礼拜都要送寅青去学琵琶,为了怕她寂寞,还收留一位同学到家里,两个人一起学乐器。

寅青在录制有声读物寅青在录制有声读物

在盲校,寅青喜欢在舞台上表演话剧,她还有坐在话筒前,表演广播剧的经历。她想,或许有一天可以成为一名配音演员。

那段时间,她在网上搜索各种配音的信息,录音设备也是一套一套地换。妈妈看她喜欢,就跑去问她的班主任:“能把配音当作以后的职业吗?”

班主任摇摇头。

从学校回来的妈妈与寅青深谈,说不反对她发展兴趣爱好,但她必须为今后考虑,因为父母会变老,无法保护她一辈子,她必须学会自力更生,要找到养活自己的方式。

妈妈建议她直接读中专,然后考中医药大学,这样不管是去医院还是推拿店,总能找到一份推拿师的工作,生活有个保障。

小时候,寅青和妈妈外出游玩小时候,寅青和妈妈外出游玩

回想起在中医药大学的时光,寅青觉得浪费了大好青春。那些枯燥无味的经络和穴位知识,再加上她毫无力量的双手,学推拿简直是种折磨。最后,她只得在考试前熬夜狂补老师划的重点,勉强通过考试。

“小姐,你来帮我弄一下呀。”

在医院实习的寅青听到病人这句话,非常生气,深吸一口气正准备与人争论的时候,医院的老医生立刻纠正病人:“叫人家实习医生,什么小姐不小姐的。”那一次,带寅青的推拿医师没有让她帮那位病人做推拿。

可寅青的学姐不像她这么幸运,从事推拿工作,曾在店里碰到一位喝醉酒的客人,动手动脚,还问她“要不要出去玩呀”。事后,受了一肚子委屈的学姐去跟老板倾诉,老板无奈表示没有办法。学姐遭遇的性骚扰,对寅青的冲击力特别大。她决定不管未来如何,都不会从事推拿工作。

寅青的琵琶等级是十级,她曾考虑去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工作,当年与她一起学琵琶的同学就在那里,可妈妈以“搞艺术的很混乱”为由,拒绝了她的要求。

寅青的旅游照片寅青的旅游照片

大学时期,寅青唯一的乐趣是晚上躲在被窝里戴着耳机听言情小说。受有声书的启发,寅青被迫熄灭的理想突然又冒了出来——她决定在网上找找配音的兼职工作。几个月后,她接到了一些工作室的配音工作,她还记得拿到人生中第一笔工资200块时的欣喜。

2018年大学毕业之后,寅青去一家公司面试,想从事有声读物的配音工作。尽管她有相关的工作经验,但面试官以她视力不好、出行不便为由拒绝了她。后来的几次面试,寅青都因为看不见而被拒之门外。

“你都这样了,你应该叫你爸妈陪着,怎么能自己出来走呢?”寅青出门时,碰到老奶奶这样说——寅青理解老年人会讲出类似的话,但她长大后在网上“看”到网友们认为“残障人士出行不方便,应该待在家里”之类的评论,则会感到惊讶。

一次,寅青和同学一起坐地铁,工作人员帮她们打开服务中心边上的门。进门之后,她们站在一边查导航。

“你刚刚在干嘛呢?”地铁站警问工作人员。

“哎呀,我刚刚在给瞎子开门呀。”因为她忘记关掉手上的喇叭,整个地铁站里的人都听见了这位工作人员的回答,

寅青当时特别生气,立马跑上去问她什么意思。“算了算了,你不要在外面惹事。”同学拉住寅青,尽管她心里很不舒服。寅青觉得这个事情,她占理,是对方不对。但是对方态度嚣张,感到自己被威胁,寅青非常生气,立马打了投诉电话。

创业,从不被看见到被听见

屡次找工作未果,寅青感到巨大的挫败感。既然别人不给自己机会,不如自己给自己创造机会。寅青打算叫上身边的视障小伙伴,一起成立团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我想自己创业。”寅青告诉父母,并让他们给自己一年时间,如果创业失败,她就听从父母的安排,找一份推拿的工作。

初期,寅青找来了两个小伙伴,分别做录音、后期制作,寅青负责找合作方。这就是“寅青之音”于2019年2月成立时的雏形。

寅青在办公室工作寅青在办公室工作

创业初期,刚毕业的年轻人没有资源和人脉,又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拓展业务。当团队两三个月的时间接不到任何业务,也没有收入的时候,寅青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整个人特别焦虑。

寅青团队的成员合影寅青团队的成员合影

“做生意怎么可能一帆风顺?当初可没人逼你创业!”妈妈严肃道,“你要是连这点打击都受不了,别跟人说你是我女儿!”

接着,妈妈跟寅青讲起自己当年刚去杭州做生意的事——为了谈生意,陪客户喝酒喝到吐是常有的事,“没有人活着是容易的,但我们要用力活”。

2019年4月,寅青通过上海人社局公号知晓“创业大赛”这回事,便报名参加。第一次参加创业大赛,寅青心里并没有底,同样来参赛的还有其它科技类、教育类、文创类等创业项目。

第一次参加创业大赛,寅青获得了参赛经验,也接到了第一个有声小说项目。公司成立4个月,终于开张了,脱离了阵痛期之后,团队慢慢走上正轨。

寅青参加创业比赛寅青参加创业比赛

当时公司的很多项目都是请网络上的健全人做兼职,恰在这个阶段,因为有甲方没有按时打款,团队资金出现问题,兼职工资的发放会延迟几个月,以至于团队的口碑在网络上没建立起来。

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寅青又接着参加了几场创业大赛。经验多了,她知道介绍项目时,在什么情况下偏重项目本身,什么情况下偏重项目的社会意义。随后,寅青获得了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玉佛禅寺觉群大学生创业基金”2019年度资助项目,解决了团队资金运转困难的问题。

创业的过程就像打怪升级,遇到问题一步步解决,寅青因此信心大增。

2019年11月,寅青凭着在盲校体育队的训练及自来熟的性格,成为上海“黑暗跑团”的成员,并负责每周六“例跑”时为新来的陪跑志愿者讲解陪跑知识。“黑暗跑团”是一个以视障或听障伙伴为主的跑步社团。自此,她开始参加大大小小的马拉松和户外挑战赛。

寅青为同学们讲解陪跑绳的使用方法寅青为同学们讲解陪跑绳的使用方法

之前参加创业大赛时认识的评委也向寅青投来了橄榄枝,推荐她参加央视的《创业英雄汇》,2019年年底,寅青通过海选。可由于疫情的原因,节目录制从年初推迟到今年8月份。

《创业英雄汇》节目直播现场,寅青化了妆,剪了利索的短发,穿着一袭红裙上台,她拿着盲杖在舞台上四处触探,围着桌子找了一圈后才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后,寅青心里很慌,她担心投资人会因为她围着桌子绕了一圈的蠢事而怀疑她的能力。

寅青参加央视节目寅青参加央视节目

她收起盲杖,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参加了央视的电视节目之后,寅青开始小有名气,许多媒体接踵而来。某有声平台甚至找过来要给她拍宣传片,与之前合作时爱答不理的态度大相径庭。

团队发展越来越好,寅青有了底气,如果与甲方产生分歧,寅青有时候会与他们据理力争。她会告诉对方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该用什么样的语气说话,当大家只是对作品的理解不一致时,协商讨论可以解决问题。

因为很多网络小说都是长篇,大家对作品的理解分歧巨大,寅青觉得如果妥协了,后面的合作也会出些各种问题,“我会赶紧再安排其它的书”。

团队创始以来,获得的各种奖项团队创始以来,获得的各种奖项

“培养一个主播太难了。”寅青感慨。虽然有很多视障小伙伴想做有声书的主播,但是大部分人并没有相关经验。在视障群体中筛选普通话标准、音色不错的人,本就寥寥无几,然后还要上课培训。培养一个能上手的主播,最快需要半年时间,这完全不像推拿,速成班3个月就能出师。

寅青最近计划做一个原创的播客节目,她想要邀请一些已经在社会上做出成绩的残障人士去分享他们的经历。她前后找了5个人,他们从事的职业有心理咨询师、电台主持人、律师、电话客服等。她觉得这些人的经历对残障人士来说是一种正面鼓励,可以让大家看到残障群体还可以做很多事,“只有当大家看到了可能性,才会对未来有想象的空间”。

令寅青没有想到的是,其中4个人拒绝了她的邀请,另外1个人说要考虑考虑。她特别受挫,她原本想推动残障者更好融入社会的愿望,似乎一下子落空了。

寅青参加电台节目寅青参加电台节目

“我妈妈其实不理解我对媒体采访特别积极的原因。”寅青说,接受媒体采访报道,是她发声的渠道之一。只有让更多的人听到残障群体的声音,只有让残障群体被看见,才能谈“影响”和“改变”。她知道大部分残障人士可能没有她的幸运,她想尽力多做一些,让残障者们像她一样被看见,被听见。

“又要上班了。”寅青坐在妈妈做好的早餐前感叹。自从创业以来,寅青大部分时间都会疲于奔命的应对工作,非常疲倦。现在“黑暗跑团”的成员叫她出去跑步,她都会一一回绝。

“等你有了孩子,就是‘我必须要去上班了’。”妈妈开启了“催婚催生孩子”的模式。如果寅青早点生孩子,妈妈觉得现在50岁还能帮忙带带,等到孩子20岁左右,也能接她的班,替她照顾寅青了。

“妈妈,这对孩子不公平!”寅青提高了音量。她觉得孩子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利,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人生转嫁到孩子身上。

寅青在宣讲寅青在宣讲

有一次寅青去深圳出差,约了做兼职主播的朋友见面吃饭。那位朋友和她的老公都是全盲,育有一个健全的女儿。那天吃饭,就是朋友16岁的女儿送她到餐厅的。饭才吃到一半,女孩就仓促地离开了,“哎呀,我要送我爸去医院挂水”。

当时,寅青觉得朋友的女儿太辛苦。对于孩子来说,她要比同龄的小孩承受更多。

“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喜欢小孩。”她想象自己有了小孩,去给孩子开家长会是两难选择,她害怕孩子因为有视障父母而受到歧视,甚至会遭受校园霸凌的可能。她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象力丰富,而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作为视障者,抚养一个孩子肯定要比普通的家长付出更多的精力,“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生”。

“你看,你就是害怕担责任。”她妈妈说。至今,寅青妈妈还记得那个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跟她说的话,“你是因为寅青才变得强大了”。妈妈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有了寅青之后,她才有了人生的方向。

“世上无怨无悔的爱,只有父母给小孩子的爱。”妈妈说她也为人子女,对父母不可能全心全意,唯有对孩子才是不求回报。

“算了算了,跟你讲不通。”寅青说她要去上班了,车已经到楼下了。

(以上图片由寅青提供)

作者  张若水 |  编辑  郑海鹏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你听的有声小说,可能来自这群看不见的女孩

热门推荐

  • 男人世界
  • 美女明星
  • 社会图库
  • 幽默搞笑
  • 大话社区
  • 网络焦点
  • 图片报道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1 xiaoqiwe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QQ:759281825. 版权所有 笑奇网粤ICP备17087216号-3